"认真就输了"——好吧某种程度上,我输了

中英在那个刚刚开始接触彼此的年代,的确有太多JQ,让我一度非常着迷。
然而APH与真实历史之间,仅仅隔着一张半透明的复写纸。
可以的话永远都不要将纸掀开吧。尽管纸下面是什么我们一清二楚。
我今后都不会再写英中同人。以及创作任何港中以外的耀受同人。这不是认不认真的问题,只是……心情没有了。
不过。本大爷,总有一天要抱着孙子去图书馆考据史料,然后写出一篇真正的耀攻同人。你们都给我洗净菊花等着瞧。

我已不再愿听老人的智慧
而宁愿听到老人的愚行
听到老人对不安和狂乱所感受到的恐惧。

——T.S.艾略特


【不管作者出于何种目的或期望出版此书,我仍要感谢他发出的那些刺耳的声音。】
历史是一剂猛药。
当我在首图阅览室某个隐蔽的书架上偶然找到《停滞的帝国》时并没有想起这点。我只是找了个位子坐在那随便从第一页开始翻看,但一小时之后,我决定把它借回家。
此书是由一个法/国/人以旁观的口吻整理记录下来的18世纪中英两国外交史的某个剖面图。
不得不说那是一段糟糕的外交史,对此即使法/国/人像第一次见到穿紧身衣裤的洋人的中/国平民那般嘲讽的哈哈大笑,我们也没有资格反驳——因为他列举的史料如此丰富,并且有据可依:为写此书作者曾八年间六次出访各国寻找原始档案。
于是不管批评有多么刺耳,我还是坚持看了下去。
我看到的是,那时的中/国这尊被蛀空了的四千年的神像,究竟是涂着怎样一种带偏执的高傲与自尊的金色粉饰,慢慢沉入衰落的恶臭沼泽而浑然不自知。然后那张僵化了很久很久的面孔终于落下了泪。身体上哪怕很小的一片指甲脱落,也会流血,也会痛。他终于开始挣扎和战斗,独自一个人。他的几千年就是这么一个人走过来的。即便拥有众多附属国时也是一样。他咬牙支撑起羸弱的身体向十一个国家同时宣战,那种景象让我有罪恶感的产生一种荒诞美。
本来以为已经冷静到可以消化一切沉重的史实与带着意识形态上偏见的攻击,到最后我还是失败了。
这位法/国/人在第479页用纳尔咖索斯来形容中/国:
“这种自我陶醉最终只能导致对自我的不理解。如何解释过去一小撮西方士兵在离他们基地两万公里外竟能把本土作战的中/国军队打得溃不成军?如何解释今天如此沉重的落后包袱呢?多少杰作,多少发明,那样聪明勤劳,那么多的集体智慧,四千年的灿烂文化,革命后获得的四十年新生,世界上最一贯正确的领袖与学说?这一切汇集起来,才能达到上一世纪祖先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某个热带共和国居民的生活水平?”【标点有改动——我实在不想录入句末那些为了增强煽动性与讥讽口吻的感叹号】
此段是这本措辞与语言并不高明的书里最触动我、最让我难过的地方。
欧洲曾经在伏尔泰等名人的引导下盲目的认为中/国是神奇的不着边际的乌托邦(热衷于把某处当做乌托邦——他们总有在工业化社会中积攒过剩的意淫和攻击欲需要发泄),曾几何时对这个古老国家艺术的狂热崇拜与争相效仿在上层社会流行;然而当欧洲人终于可以用自己的双眼去辨认迷雾后的中/国时,他们讥笑伏尔泰的错误,他们发现了真实的中/国——一个破败的空架子。
无论是耶/稣/会/士还是马可波罗都是在说谎。这个国家有着与其落后不相符的高傲。不需要机器,不需要武器,不需要英国商品,不需要任何东西。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的有大米和茶就够了,在四方的院子里遵循着自己古板的礼仪,开垦几块蔬菜地喂喂金鱼池里的金鱼抽几口烟——在工业革命时期,他就像欧亚大陆上漂浮的天空之城一般不可思议。
然而英/国却需要他。英/国/人第一次带给中/国的贵重礼物里就有当时最先进的大炮——他们曾一度天真的幻想同中/国结成反法同盟,给那些不穿套裤的家伙们点颜色瞧瞧。他们兴高采烈的出发,结果却被赶了回来(因为不肯下跪)——一方是冷淡,另一方开始仇恨。
中/国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吗?有一样商品他一定无法拒绝,那就是鸦片。
于是“一小撮西方士兵在离他们基地两万公里外竟能把本土作战的中/国/军/队打得溃不成军”这样一天终于来到了,联军入侵北京的时候那些异次元的百姓们居然“在城墙内挥舞神符”,“然而军队还进入了城内”。他们发现一百多年前作为礼物送给中/国的大炮摆在圆明园里,“从未被使用过,它又被运回伦敦”。
一切都开始上演。欧洲所熟悉的“古老文明的湮灭”——帷幕拉开。
“高傲”被粗暴折断后的“屈辱”。专制与自负造成的“恶果”。被打破的“梦”。“血”与“火光”的鲜红。帝国在那个世纪流下的 “泪”。
那个年代没有智慧。人们听见老人的哭泣与恐惧。
在19世纪黑格尔从中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同时还批判过繁复的中/国文字是科技发展的障碍)。
如果这位向井里丢下冰冷石块的哲学大师,得知后来的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著作里悲叹“欧洲的倒退”——他又将怎样做答呢?
然而不管是作者还是黑格尔,他们都记录了历史真相,这足够了。至于接下来他们把它当做某种定论或结果,则是他们的不幸。他们没有发觉古老帝国那按历史套路进行的齿轮一旦被撕裂,无数不可预测而又必然的转折会如纷至沓来的雪崩般改变整个世界;他们的目光只是死死盯住他濒死的惨状,站在一边嘲笑着庆祝自己意识形态上的胜利——他们没听见他的心脏开始前所未有的跳动,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有力。那些又笑又叫的小丑并不知道有一种最高贵的鸟,会经过涅槃而重生。
最终他们还是太不了解中/国。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