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深沉的萌夏狱罢了(滚啊

592782b3a2e4b2b9d8335a32.jpg
【照片由路酱友情收集】
好吧,就是这东西——路姐的声优汤泽在网上拍卖的有秀秀签名的发音蛋。图为秀秀亲自为此商品做广告。
地址戳此
起拍价是200日元,经过一帮可耻之徒的疯狂抬价现在不知是什么状况了(在家里上不了日站的抓狂嫉妒的某人
也许是怨念过深,昨晚我梦见这东西了,啊啊真是美好的梦!faguo2.png
记得它发出的声音好像是芋头发动C.A.I.时喊的招数名称,而且音量可调节!(你白天用耳机听太多音乐了
此外还多了一个功能那就是安了夜间照明的小灯……OTZ(最近总是做奇怪的梦呢

《管状通心粉》已经不知不觉写了1W多字,这篇号称夏狱的文章老夏至今还未真正露面过。
就像在鲜那边写的:
我从没在哪篇正常的夏狱文里发现过有山狱的H情节,就像从没发现有哪个作者比我更无节操……【正文更新在下面】
如果山本武在某个过于温暖的午后,没有躲在国文课本后面幸福小憩的话,那时他大概会记起一位有名的诗人曾说过这样的话:
“世上有可挽回与不可挽回之事,一旦时间流逝就是不可挽回。”
那个时候的他,究竟是带着怎样的恐惧,等待毛玻璃门终于开启的那一瞬呢。
如今那种记忆已几近模糊。
近乎粗鲁的把那个湿淋淋的家伙紧紧拉进怀里——在那此后的很多时光里,山本总是不能够再强烈的回忆起,那个孩子柔软而冰冷的身体。
没错。那不过是一个孩子,只身穿过孤寂与磨难的丛林。
就算是这样,仍然不断前行。直到有一天,来到自己的身边。

距离那个梦魇般只剩下触感硬壳的清晨,如今已经过去半年。
雪开始从小镇的上空纷纷洒落的季节末尾。
路边废弃已久的冰激淋摊与长长的街道都被积雪深深掩埋;山本每天上学前都在书包里塞上装着猪骨汤的大保温瓶;学校保健室新的实习医生已经上任很久——不会把男生赶走也不会无论何时都保存一个空的床位。狱寺再也没有去拉开过那扇白色漆门。
他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在飞速流转的浩瀚宇宙星辰中,立于名为山本武这样的存在的渺小视角上——窗外细小的雪花正在黑夜微暗的灯光里飘然落下;他身下微微呻吟着的恋人,在散乱灰发间迷离的翠色双眸是如此的美丽。
“狱寺。”
山本低低唤道,俯下身去用嘴唇扣上对方的温软,舌头轻柔的在对方贝齿间缠绕,接着趁隙长驱而入。
“唔……”
被金属球棒磨出些许硬茧的手指顺着狱寺的脸颊滑过脖颈下的锁骨和淡红色敏感的突起,达到了温暖的毛从深处。
狱寺白皙修长的双腿微微发颤蜷曲,呈微妙角度在褶皱濡湿的被单上打开,情欲的燥热如薄汗般细细蒙住山本的双眼。
狱寺。狱寺。狱寺。
不断的喃喃声中,山本将滚烫的坚硬慢慢滑入恋人的深处,狱寺紧绷的身上拂过一阵战栗,在剧烈的唇齿缠绵间含糊急促的喘息。
“混……混蛋……唔……”
即使是进入最激烈的阶段,狱寺也不会改口一贯的称呼。无论是平时皱着眉假装不屑的说出来,还是力竭喘息着用近乎呻吟的口气说出来,在山本同学的眼里都可爱到无以复加。

交战持续了很久,一如往常在结束后狱寺被山本拖进浴室洗白白,坐进被炉的时候还被山本用睡衣和被子包的严严实实,喝着同样是山本加热的砂锅猪肉杂煮汤。
“哇哈!外面雪下的好大!狱寺,明天早上一起扫雪打雪仗怎么样?”
山本走进窗前看着楼下积满茫茫白雪的街道,兴奋的提议道。
“棒球混蛋你你可不要得意忘形啊!老子要去给十代目家扫雪,才没空跟你玩。”
“哦哦!那么我们叫上纲一起打雪仗好了!”
“打个头啊!十代目要是因为你课前交不上数学作业,我杀了你哦!”
“啊哈哈~不要那么认真嘛!咦……我好像也没写作业……算了,明天抄狱寺的好了!”
“不可能,棒球笨蛋。”
“哈哈。”
“干嘛高兴成那样啊!不就是下雪么,真是小孩子。”
对于恋人眯着眼斜过来的不解眼神,山本笑着抓了抓黑色碎短发。
“像这样在家里绊着嘴,看着乖乖的喝下我做的汤的狱寺,我有种‘自己一辈子的幸福都在这里了’的感觉哦。”
“混蛋……你才……”
狱寺怔了一下,把头埋了下去。
“真的……有那么幸福吗?”
“真的哦!!”
山本托腮看对方微微泛红的脸颊,温柔的笑意在眼里涌动。
“我……我要回家了。”
狱寺小声道。
“诶?”
“那个,要回去好好准备啊,十代目的补考辅导……你这样的笨蛋做不到吧!作为十代目的左右手,有很多事情要考虑啊,恩。”
没等山本反应过来,狱寺已经扯掉棉被站起来,胡乱碎碎念着在柜子里翻找自己的衣服。
“也是,已经很晚了呢……那,我送狱寺回家吧。”
“哦。”
“大衣扣子全部系好哦。”
“恩。”
“围巾还有手套都戴上才可以出去哦,用我的好了。”
“……啰嗦。”
被山本严严实实的围上最后一道御寒的羊毛围巾,狱寺除半张脸之外都被衣物包裹起来,样子宛如南极企鹅。
“混蛋你在想什么啊!这里不是西伯利亚啊!只不过是回家啊回家!”
企鹅在毛茸茸的银灰色厚帽子与围巾里行动笨拙的发怒,却让对方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这家伙我真的杀了你哦!不许笑!”
“哈哈……对不起……我不笑了!不过狱寺这样跟平时一点也不一样,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
“给我全部脱掉啦脱掉!老子不要穿了!”
企鹅红着脸愤怒反抗,与棒球笨蛋滚打做一团。
“狱寺真的要脱吗?那我开始了哦要脱到一件不剩哦——”
“混蛋住手啦!”
企鹅急着想要爬起来,没提防脑袋“嘣”的一声结结实实撞上桌脚,疼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狱寺没事吧!”
“疼死了混蛋混蛋大混蛋!!”
山本赶忙把捂着脑袋吸冷气的企鹅揽进怀里一边拍打安慰一边不停的冲着伤处吹气。
“还好戴着帽子,应该没什么大事。”
“好意思说啊棒球笨蛋!还不是因为你……唔……”
山本俯身以吻封住了企鹅的叫嚣。
“我喜欢你哦,狱寺。非常、非常喜欢。”
“所以我想听狱寺说喜欢我。”
山本盯着恋人那双微微惊诧的湖绿色眼睛,一字一字认真的说。
如果那个时候,有好好的说出来就好了。
我喜欢你。
真的很喜欢。
在那以后,每当狱寺走在冬末残留积雪的寒冷街道上,都会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总有一天,当不可挽回之事随时光辗转急速降临那一刻,你只是笑着,眼睛里写满幸福。

回家的路上,一路无言。
山本只是牵起狱寺的手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两个人默默看着雪花从天空中落下,在黑暗中穿过街道,在平整干燥的白雪上印下两排整齐的脚印。
“想吃冰激凌……”
狱寺看着街角在积雪下突兀出来的一块,突然自顾自的念叨。
“天这么冷会感冒哦。”
此后,两人不再说话,慢慢地踱步直到狱寺公寓的灰色轮廓出现在眼前。
“明天来我家吧,我老爸会做奶油刨冰哦。不过,你只能吃一点。”
“我要草莓的。”
“好好~”
露出的习惯性宽容微笑的山本,表情忽然间停滞在脸上。
寂静中某种窸窣的微弱响动如错觉般传入耳内。
“呦,小鬼们。”
打火机的微弱火光在黑暗中升起。斜倚在公寓栅栏内叼着香烟的高大身影,一只手揉了揉略有些长的凌乱黑发,低沉的声音从带着一丝坏笑的嘴边滑出。
“隼人,怎么回来这么晚?我出来等你了哦。”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