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起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景:被擦肩而过的人大声叫名字,我则愉快自然的给予回应;事后身边的人问我“是谁”时,我却摇头道“不知道”。
只是打一下招呼就走还好;更有甚者会停下来嘘寒问暖扯东扯西,我只能茫然的盯着对方的脸,拼命而无济于事的从只有一杯水深的记忆里掏啊掏……
毕竟都很高兴地跟人家打了招呼了,这时候总不好再说“对不起你是谁”,只好傻乎乎的笑着支吾过去。
从小在我的口头禅排行榜坐第一把交椅的,就是“忘记了”——其使用频繁度远远高于第二名“我不知道”。
讨厌被命令,除了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之外,其他一切都漠不关心。
小学时忘记了写作业在家看动画。中学时忘记学校的新年联欢跑去放映厅看电影。考大学的时候忘记了开考时间的结果是从三米多高的铁门翻到考场。然后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常因为忘记门禁时间而爬了不知几十遍宿舍院大门。(托这个的福,一次跳高课都没上过的我,测试成绩居然是全班第二。
AHO提起我们以前的事时,我总会一脸惊讶的说“啊我那时还这么干了啊”。当然我不是故意对自己当年欺压驱使她给我买棒棒糖洗脏衣服之类的罪行装傻,而是真的完全想不起来了。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曾经跟同院的一位地理老师做了朋友,那时我闯了祸之后总会去找他。然后等我升上中学,他正巧要教我地理。那天他在班里后门看到我就问“你还记得我吗”,我很干脆的说“不记得”随即把视线又转回书上。后来我妈回家以后就教训我说你不认识人家了吗?你当初把小朋友的鞋扔到房顶上不还是找人家帮你捡的……这时我才想起来似乎是真有这么一回事。想起归想起,我仍然记不住季风环流、日界线和阿拉斯加的正午太阳高度,学地理学的完全是一败涂地的可叹境界。
虽然有时候也看看以前的照片,但总是伴随着“这位是谁那位也是”“这谁我吗”的疑惑。
就是这样没心没肺的一天天长成这样的我,某天一边打开柜子找衣服一边对旁边的死党说:
“我有件事要说。”
“你终于要去巴布新几内亚无人区探险了?”
“不是,我要去北京了。”
从昆明到北京的非特快,要跑跑停停三千二百四十四公里,红土变成黄土高山变成平原温暖变成寒冷,我在火车上醒来的那天早晨,从床铺上爬起来掀开窗帘看见满园满野的白雪。
铁路无限交织又错开,我想起昆明郊区的米轨小铁路。想起离开那天早晨,城际小火车鸣笛缓缓穿过市区,喧闹的街道一切都停顿下来。我坐在去火车站的出租车上,铁轨黑白相间的横栏之外,最后一次从容的看昆明明净的天空。
“要去北京了。”
要传达这个决定,似乎比我下这个决定要困难很多。
死党当场毫无遮掩哇的哭出来。简直让我手足无措。
一起吃饭那天,老爷爷也来了。有很多天妇罗、整整两大份铁板牛肉锅还有冰啤酒。肥牛肉的酱汁弄得很甜,YOHIKO说这样我就能好好的记住这个味道,以后还会再回来。老爷爷没怎么动筷子,一边看着我风卷残云一边让服务生添菜添肉。这个平时好色的日本老头让我第一次想起了家里的长辈。
道馆打来的电话没有接到,又忘了打回去。结果直到最后踏上火车,也没有去跟大家告别。
希望师兄女朋友的小孩能顺利的生下来,等他长大一点就可以用师兄用劈坏的竹剑做成的短剑练习了。扎西你就算被我打败也要坚强的继续挥剑啊,因为被我打败是很正常的事情。教练喜欢的奇幻小说,我会加油写下去,总有一天会写完拿给你看。从走进你的道馆的那天起,我就永远是奇迹梦想流的一员。
后天早晨就要启程了,当天晚上我还钻在屋子里平静的上网,YOHIKO走进来看看四周,杂乱一如平常,没有一点要走的动向。
“你……你真的是要走的人吗……”
“唔……时间还早啊。”
“只有一天了。”
“诶!是么!”
“你以为还有几年啊!!”
当天晚上详细的拟定了要做的事情十几件,第二天一大早就冲出家门。退借书卡、买土产、还有一些不能不去最后一次的好吃的店。再冲回家收拾行李、清扫屋子、做火车便当。
把泡菜腌好已经是晚上十二点,记事本上最后一件事也可以划去了。
YOHIKO在市场给我买来的巨大的玻璃泡菜坛,整整一坛满满是大家喜欢吃的萝卜和卷心菜。
这样WIN去香港探亲回来之后,就算我不在她也可以吃到猪肉煲仔饭配清爽的泡菜。
回想起过往的种种,我只有满怀感激。
“要回来啊,这里也是你的家。”
YOHIKO这么说的时候,我只是笑笑。
下课回来给我捎的糖炒栗子,撒了葡萄干的芒果布丁,白糕石的焦糖布丁。还有熬夜打文第二天中午爬起来时在电脑桌上发现的明太鱼子饭团。
你和你的味道,我怎么能忘记。
还有AHO。上学的时候就是我的同犯,上课之前本来已经坐在教室里但突然不想上课的我,跑到老师那里“老师,AHO拉肚子了,我要陪她去医务室”,就这样我们一起消失在教室门口不知有多少次了。为了不想军训而伪装脚扭伤,她假装扶着四体健全绑着绷带的我来回招摇于整个学校。每次吵架后都会笨拙的一言不发,但永远没有生过我的气。拖地板洗衣服洗碗做家务、为了让我戒烟把烟藏起来,让我时不时疑惑的在窗帘后面发现如文物般的半盒薄荷520。
一直以来都以自己为中心的我,从没好好体会过你的心情。
但就是这样每次消失良久又重新回来的我,你从来都心无芥蒂。
我才不会说不会忘记你之类的话。因为像你这样没有个性又不会做饭的家伙,总有一天会让我毫无印象。
所以在我还记得你的时候,我们还要再次在一起。如今彼此相聚三千二百四十四公里,我这样相信着。
还有大哥。当我在飞驰的火车上看着变换的雪景的时候,你又在看着什么样的风景呢?再走之前,想和你再去游戏厅的投篮机前施展一下我们二人举世无双的必杀技,最后一起得意的笑到肠子都痛了。我们一起用喜力啤酒瓶盖做的项链我有很小心的留着,那好像是某次失恋以后你陪我喝酒的时候剩下来的,我们坐在夜晚的小烧烤摊上边吃边痛批我的前男友,像两个小孩一样笑。
那天如果没有你,我也许会感到有生以来从未体会到的寂寞。不想忘记你,因为从那天开始,我学会了就算伤心也要大笑。
呐,陆。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朋友。不是男朋友,但陪我看电影给我买好吃的派。虽然每次和我猜拳定谁去买饭都耍赖、唯一会做的蛋羹也很糟糕、每天一脸倒垃圾都嫌烦的宅男相……但当我把热水浇到某个小混混的头上,只有你冲出来死死拦住他,别的男人只不过是畏缩的观望。(好吧我承认那次是我的错
记住,以后少打点HGAME,多接触女孩子,但不要轻易相信她们。
还有一个人。
那次,从我刚刚有感冒的动向起,他就开始用醋来泡带壳的生鸡蛋。当我感冒加重的时候,他拿出那瓶泡软乌黑的蛋逼我吃,说什么是家乡的土法,吃了治感冒。好吧,我到现在都觉得那绝对不是人吃的东西。
但一想起他,总是生动的想起那些蛋。
他在省图前面给我买的一元一份的双色棉花糖,是我吃过的最甜的棉花糖。喜欢翠湖路,因为我们曾经一起走过。
不曾刻意想他,却时不时记起他被泡面糟蹋的胃和有旧伤的脚踝。
自助火锅只吃牛肉,唯一会做的菜是可乐鸡翅,没人照顾时永远吃泡面。
从此就要真正分别了,这是不可能后退的现在进行时。

《百年孤独》里得了遗忘症的村民,为了防止自己渐渐遗忘身边的事物,在诸如牛奶瓶之类的物品上贴上“这是牛奶。用途是……”这样的标签。
如今我也有此冲动,把你们都打上标签。
因为这次无论如何也不想忘记。
就是这样视线狭窄、感兴趣的事物有限、只考虑自己的事情的我,能受到你们所有人的照顾真的很感激很感激。
你们大家一定都要幸福。
AHO和大哥不经常上网,YOHIKO还看不懂这样大段的中文,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这里的存在。
所以到最后我所能做的也不过是自私的事,传达着你们听不到的心情。
但是带着这样的心情,一直一直走下去,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快乐。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