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死了!

PC250370.jpg
昨天在阿尔家开的咖啡厅吃圣诞晚餐后,老板让我们自己动手做的糖浆饼干。
一开始我拼命把糖果往饼干上堆,结果拿给别人看了以后人家说“饼干在哪?我只看见糖果!”
还有老板把自己的手当成饼干,在上面涂糖浆沾糖果然后自己舔光光啊~大家抢礼物我的七仔棒棒糖被抢走了啊之类的,总之这一晚过的好囧~(`・ω・´)
走回家的时候,装满了火鸡以及五颜六色糖浆的胃开始不妥,同芳仔去吃了一碗热腾腾的肠旺米线才好点。
今晚还有聚会,又要做饭。晚上还要熬夜赶文……年底真是催命啊。=v=\
下面是被我遗忘已久的《管状通心粉》第二部分。
剧情跟欢快的BGM有点不合,姑且就当作黑色笑话看好啦。(怎么可能啊!
SMAP这首歌想表达的是每个人本身都是美丽而唯一的花。但是,相较于独自开放着,为自己所爱的那朵花的盛放而努力是更快乐的事情,就像狱寺之于山本,纲之于狱寺,以及夏狱。
山本武在某个神奇的时刻回忆起那个小时候听到的童话。
公主对求婚者提出问题——“我此刻在想什么?”
唯一解出答案的男人得到了公主。
“军乐队在大街上奏起乐曲,教堂钟声响了起来……现在到处都充满了欢乐。三头烤全牛,肚子里塞满了鸡鸭,放在了市场中央,谁都可以自己切一块吃。井里涌出了最好的酒。谁要是花一毛钱从饼铺里买饼,还能免费得到六块甜面包,而且里面还放了葡萄干。”
父亲系着沾着甜酒味道的围裙翻动书页,趁他听得睡着了的时候就回去继续打理料理店。
山本看着狭小的家庭餐厅书架上绿色封皮的童话集想起这一切,身后的玻璃窗外凶猛的雨点把他从那弥漫着浓烈色彩与气味的想象中拉回来。
服务生端上来双份热腾腾的竹荚鱼味曾汤套餐。
“狱寺……”
话说到半截被对方肃杀的神情硬生生的顶回来。
狱寺面无表情的重复着扒拉碗里的白饭的机械动作,两腮塞得鼓鼓样子的虽然很可爱,但山本也不免开始担心他会被噎到。
“狱寺你生气了?因为我擅自在你家门口等你?”
“知道就好。”
含着米饭含含糊糊的回答。
“我只是觉得狱寺最近有点奇怪,一整天都在想着‘有没有好好吃饭啊’等到察觉的时候已经到了你家门口。”
“跟踪狂吗你小子。”
隐藏在散落的银色额发后,闪烁其词的表情。眉头不耐烦的轻攒。
越来越深刻的凉意,如爬行动物一般在心里蠕动着。
“我啊,一直都觉得狱寺只考虑阿纲的事情。‘有纲在身边狱寺就可以露出笑容,这样很好。只要这样就好了。’一直这样认定着。”
抗拒着世界上的一切,只为自己认定的世界上唯一的花而不顾一切的努力。
这样的狱寺,有着不可思议的美丽。
你这一刻在想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让我看不懂了?
“最近,狱寺连对纲笑的次数都变少了吧。”
每次你露出那种让人一眼就识破的勉强笑容,胸口泛起的滋味如鱼生在砧板上被利器片开。
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无法控制自己的烦躁和不安。
不要。要停止,要让自己停下来。
可是。
“你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好好吃饭了,不管原因是什么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狱寺……”
“好烦。不要管多余的事。”
“不要。”
“我说了不要管……”
“绝对不行!”
一反常态突然变得强硬愤怒的山本,让狱寺停下手里扒饭的动作,吓了一跳般瞪大了眼睛。
用力攥住放在膝盖上的拳头以控制身体的颤抖,不这样做便无法让声音正常的发出。
“我看够了。你那种想要哭出来却装的无所谓的寂寞表情我看够了。因为很担心好几次想抓住你问个明白,但是害怕做了多余的事只会被你讨厌。”
“就算让我去死也绝不想被讨厌的对象,只有你。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我还是无法做到对你放任不管。”
无形的尖锐之物在体内翻搅般,胸口泛起用苦涩也难以形容的灼痛。褐色四角餐桌,彩色塑料椅。无人的柜台以及冰冷的味曾汤,无一不发出嗡嗡如昆虫振翅般的细微声响。
沉默。
快要打烊空荡的家庭餐厅里冰冷泛光,暴雨如发泄疯狂一般无休止的敲打玻璃窗。
“呐,保温瓶。你还带着么?”
漫长的十几秒钟流过,狱寺首先打破了沉默。
“诶?”
“你这家伙为了找机会劝我喝你做的汤,所以那东西一直都呆在身上吧。拿来。”
狱寺盯着山本身边块鼓囊囊的黑色大背包,似乎早就注意到了。
“还是说你现在要送给别人喝了?”
“不、不是啦!”
山本慌忙打开背包拿出尚还温热的保温瓶,刚想要把汤倒出进杯子里的时候,却被狱寺一把抢了过去。
以几乎称得上粗鲁的动作拧开瓶盖,捧着瓶子直接送到嘴边,以让人错认为他想把自己灌死的势头喝到最后,被呛的使劲咳嗽。
“喂!不要喝那么急啊!”
一阵忙不迭的拍拍打打之后,狱寺咳红了脸边摸着胸口喘边笑了起来。
“好喝。比谷氨酸钠好多了。”
“什么?”
“老子说好喝啦,笨蛋。”
狱寺带着有点累了般的表情,边说边将头埋进撑在桌子上的左臂里,手指胡乱插入柔软的头发里,因为汤的温度而微微泛红的脸颊在头发里若隐若现,让山本的心在一瞬间跳漏一拍。
“这就是你说的‘暖暖的幸福的感觉’?”
不易察觉的抿起薄薄的淡色嘴唇,嘴角浅浅扬起可爱的弧度。
“混蛋炒面面包完全就不是这个境界嘛。哈哈。”
微小的透明水气渐渐闪出碧绿色的眸子。狱寺揉了揉淡红的眼圈,透明水气却执拗的开始增殖,一切变得模模糊糊。
“狱寺……”
山本叫他名字。像一声抑制不住微颤的叹息。
“就算我恨这世界上的所有人,也不可能恨你,山本武。”
“因为你是笨蛋,棒球笨蛋。”
狱寺站起来,隔着餐桌探过身子,柔软的右手轻轻覆住山本的头顶,双唇带着一丝毫无犹豫的冰冷落在棒球少年的唇上。那里温暖而且蕴含着很多很多的力量。眼睛里冰冷的东西顺应地心引力滑落,带着小小的清脆摔碎在平滑的桌面上。
某个温暖的午后,那个人默默良久后对孩子说“不要哭”。 纳沃纳广场的雪芭冰激淋摊有蓝白相间的塑料顶棚。黄昏的天空闪耀着金色的云,冰激凌里有一粒新鲜饱满的红莓,就像孩子绽放的笑颜。
“丢人死了小鬼。脸上还挂着泪呢。”
“我、我没有!”
“真的没有?”
粗壮的大手稳稳的把他抱住猛地举起。
“哇呜!混蛋色医生!”
嘴里叫这样着,眼睛里却充满欢乐孩子身后,云朵点缀在宛如童话般柔和朦胧的天空中。
“老子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所以以后都不要再哭了。明白?”
“一直?”
“哦。”
马里亚纳海沟深邃的撕裂时光,矢车菊蓝色的透明海水将它填满。
雨疯狂地在窗外奔窜,无尽时间中某个叫罗马的地方和某个叫并盛的地方,彼此遥远如宇宙外层的深度。
“夏马尔。”
距离33毫米的山本武,黑色眼睛里流露出想阻止他说下去的痛苦。
“我跟那个混蛋医生分手了,这就是原因。”
狱寺听见自己用正常的语速,平静的说话的声音,还有血液向上涌动的嘈杂声音,眼前发黑但咬牙挺住。
家庭餐厅沉寂已久的玻璃大门突然被猛地撞开。满身湿透的碧洋琪冲进来。
“终于找到你了隼人!你在做什么——”
反射性的强烈腹痛压倒了一切思想,狱寺彻底的重重倒了下去。

留言

No title

姜饼啊~看起来好好味~
那天上街的时候原本想买一块的,结果看到就跟沫酱你做那个一样大小就还是八块就放弃了……
==========
苦恋啊~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总觉得结束的时候就像是在学校顶楼望着高远的天空的那种感觉,很赞的说~

Re: No title

大家都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写这么灰暗的虐文咧XD
主要是平时太欢乐了所以需要写这种东西来平衡调剂一下,我真的很喜欢写黑暗系的东西!
那个饼干啊原料很简单的,都是老板免费提供给我们的,最后还剩下了好多没人吃,那东西太甜吃了胃难受呢TAT

No title

问题是这文配上这BGM感觉很奇妙啊~世界上唯一的花~
我虽然喜欢甜文,但自己写的时候完全不会写,脑子里连“甜”这个概念都没有OTZ
我很喜欢那种扭曲到极致黑暗自然爆发的东西,即使很虐我还是很喜欢。不过因此被舍友説变态了TUT
但是学校里推荐了2小姐MAD给我的人就跟我说“平时理性维持太久了。容易精神错乱。放松的时候就狂乱一下”。所以又释然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