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状通心粉

哦哦今次是同人!我好勤奋!!\(≧∀≦)/(谁来夸奖下这人
CP是夏狱/山狱。有点抱愧因为山本同学其实是炮灰。
不要丧气山本同学!我因为爱你才让你做炮灰!不过我决定这回更爱老夏!(拍肩
PS:喜欢上进行曲了。土耳其进行曲,拉德斯基进行曲,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进行曲、菠菜进行曲!!“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星星变奏曲也好听。=v=\\
真冷。
天色在午休时分开始变暗,楼下的校工在寒冷的校园小道边用枯叶燃起火堆。
狱寺对着窗外积满苍灰云层的天空哈出一口白气,咬一口手里的面包。
“这种天气可看不到凝结尾迹啊……咳咳。”
结果只顾发感慨差点咬到舌头还被噎到了,左手下意识的摸索着身边的矿泉水瓶,摸到的却是微烫的杯状金属物体。
厚厚的杯口边缘微微荡漾的奶色的汤,上升出大团的白气,散发出好像是炖猪骨的醇厚香味。
“狱寺,什么是凝结尾迹啊?”
棒球笨蛋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旁边,带着一脸让人看上去就头痛的傻笑。
“那种事情你这种家伙不用知道也可以的——还有这个是怎么回事?”
“恩?”
“这个啊这个。”
狱寺举起保温杯在笨蛋面前晃一晃。
“啊这个,是给狱寺的。”
“我凭什么要接受你这笨蛋的好处啊。”
“因为话说在日本啊,天冷的时候绝对要喝这种自制的豚骨滋补汤才可以!”
“为什么?”
“为什么……大概喝了会让人有一种暖暖的幸福的感觉吧。”
“这个豚骨滋补汤?”
“恩!没试过的话现在尝尝怎……”
“我只知道日本有豚骨味道的杯面。”
狱寺很小心的凑上去闻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发表意见。
啥?杯面?这也太穿越了吧?一脸痛心疾首的棒球少年石化在原地。
“天没亮就去采购最新鲜的上好猪骨,自己动手洗好敲碎后放入清水里与洋葱胡萝卜猪肉一同煮沸,蹲在火炉前巴巴的等三个小时直到全部的骨髓骨油都融在汤里,才小心翼翼的用勺子尝了一点顿时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开始欢呼,抱着这样的心情把汤盛进保温杯来到学校,午餐的时候偷偷地把它放在…………”
当然这种跟思春期小女生们几乎雷同的行径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而且是棒球笨蛋的话就不要操多余的心吧~~”
拖长了尾音的语调,重新靠回墙上啃面包的冷淡表情,明显被拒绝了阿鲁。
“我不是棒球笨蛋。”
“你就是,绝对是。”
………………
只是想看你吃好吃的东西的样子。
如果那样做的话,会不会让你偶尔也对阿纲之外的我也笑起来呢。
这句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如果连最简单的心意都无法让你知道,那么我真的……是个笨蛋。


在那些如胶片般历历在目的日子里,狱寺每天固定的午餐是炒面面包。
就连“狱寺隼人後援会”偷偷塞进他课桌里的洋溢著女孩子们母性的泪水和爱的豪华便当,也原封不动的供奉给十代目。
并不是说学校便利店的外卖有多麽好吃。那夹著厚厚的油腻炒面的面包总是让他想起夏马尔做的意大利面,碎紫苏和大蒜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对於他来说简直就是生化武器──虽然从小在意大利长大,但毕竟有一半是日本人,纯正的意大利人对於意大利面和香料的狂热完全无法在他的身上体现。而那位无法理解到他痛苦的仁兄则永远一边畅快淋漓的大快朵颐一边命令皱著眉头咬叉子的狱寺“小子快点给我好好吃”。
但就算是这样寄托了沉痛怨念的炒面面包,不知不觉竟也成了一种习惯。狱寺甚至认为自己这么吃下去绝对会得到炒面面包星的“最佳消费者”嘉奖。
在这种状态不知持续了有多久之后的某一天,狱寺呆呆的看着家中冰箱里塞得满满的冰冻速食意粉酱和炒面面包持续十分钟,白色的寒气扑在他的脸上,慢慢在冰冷的厨房里弥漫开。他突然觉得真的够了。
一把扯下用番茄形冰箱贴贴在冰箱上的字条。
“隼人:
意粉酱在冷冻室里,储藏柜里有意大利面。锅放在火上之前要先加水进去。你小子要是把厨房烧了的话等我回去收拾你。
夏马尔”
纸条已经微微变黄,忘了已经在这里贴了多久。狱寺一把揉碎了扔进垃圾袋。
你当你在养猫吗。啊啊我是一只自己会开鱼罐头的猫。混蛋那你也不过是个除了意面就什么也不会的番茄老头!!
狱寺嘴里嘟嘟囔囔的拎起垃圾袋下楼把它扔进公寓后面的垃圾站,想了想又拐了一小段路去便利店买了香烟和豚骨拉面。
买的是非常和蔼的女导购员推荐给他的某牌子新品拉面,看到狱寺手上的香烟后她还还露出略带惋惜的眼神。
回到家进厨房里很小心的给锅添水,很小心的打开煤气烧水。
面饼、调味粉、干蔬菜、最后打一个鸡蛋、关火。
这是狱寺第一次自己下厨,做饭似乎要比摆弄炸弹复杂很多。
定定的看了一会眼前自己亲手完成的拉面,舀起一小勺热汤送进嘴里。
……………………
山本武骗人。
所谓温暖的幸福的感觉,就是谷氨酸钠的味道吗?
不过仔细回忆起来,这味道似乎与白天闻到的有所不同。狱寺一口也没有喝那保温瓶里的汤,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有哪里不同。
最后一点胃口也丧失了。狱寺用战车标志的银色ZIPPO打火机点燃指间的香烟把自己重重的压进沙发里。电视里正在直播某两只棒球队的重要比赛,满场都充斥着莫名其妙的欢呼声和随意东拉西扯惨不忍听的奏乐声。他觉得那些在球场上像笨蛋似的横冲直撞的队员无论哪个都长着一张一脸傻笑的山本脸。
当然实际上里面不可能有他。那家伙此时一定捧着爆米花坐在家里的电视前流着口水看这场比赛。前天给十代目辅导功课的时候就听到他在反过来复过去的念叨,最后连带着十代目也跟他一起瞎激动,结果功课做的一塌糊涂,第二天十代目被混蛋老师罚站墙角。
显然棒球是不可饶恕的原罪,棒球笨蛋有连带责任。
这就是让山本家困惑的讨论了很久很久的“老爸为什么狱寺对我比以前更冷淡了是我太热情了吗”“儿子你做了什么让人家害羞的事了吗”的真正答案。
松狮队的王牌击球手击出一个漂亮的本垒打,观众席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乐队又激昂的奏起拐调拐到极至时总能神奇的再拐回来的拉德斯基进行曲。
拉德斯基进行曲?为什么不是土耳其进行曲或者小星星变奏曲?因为这个想法太喜感了以至于狱寺忍不住自己笑了出来。
“小子不要再那吵吵闹闹的!我今晚跟一位美丽的夫人有约会,你给我早点关电视洗洗睡了。”
如果夏马尔在的话此时一定会臭着一张脸赶他去洗澡,说什么中学生熬夜不利于身心发育之类的鬼话。
实际上真正的隐情是如果狱寺就那样大刺刺的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抽烟的话,来访的女士的兴趣百分之一百二会转移到这个“像桀骜的银毛猫一样可爱的男孩子”身上——这点狱寺自然是不知道。他会强烈严正的拼命挣扎着抗议要留在客厅,最后跟夏马尔展开混斗直至力败,耻辱的被毯子卷成粽子状丢进卧室的床上。
他在床上静静地听见外面的门铃声,女人高跟鞋的脆响,意大利式热吻的声音。
然后狱寺就把被子严实的蒙在头上蜷缩在黑暗里,一点一点入睡。
很久之后迷迷糊糊的浅眠中,他听见熟悉的脚步声走进来,熟悉的气息停留被子上方的空气里,熟悉的温柔动作把他蒙在头上的被子拉下来仔细掖好,像他做外科手术般小心轻巧。
想到这里狱寺突然觉得很无聊,并且毫无睡意。
索性起身关上根本就没在好好看的电视,只带上烟、打火机和钥匙在黑暗中静静的下了楼。
为了尽到十代目左右手的职责他已经很久没有跟附近的不良团伙开过战,就算有人找上来也尽量低调的解决。于是在这样的夜里他不知道到底该做些什么。游戏厅、电影院这类人多的地方他向来不喜欢。双手插在裤口袋里叼着烟慢慢的顺着公寓背后的小道一路漫无目的的晃下去,直到看见一只黑猫坐在垃圾回收站前用爪子在脸上画着优雅的弧形,看见狱寺走过来也不跑开。
狱寺蹲下去摸摸它的脑袋,用手指轻轻挠它的下巴,猫惬意的翘起胡须,做出了一个在狱寺看来是在笑的表情。
“温暖的幸福的”。
就是山本武在喝了谷氨酸钠……哦不,那个劳什子自制豚骨汤之后的感觉吗。
那是什么样感觉呢,狱寺不知道。当然,也绝对不想知道。像在对谁赌气一般自己任性的得出这个结论。
猫似乎是被附近人家养着,乖巧的舔了几下狱寺的手心,又转移兴趣去玩散落在一边的垃圾袋。
“很脏啦,会有跳蚤哦。”
狱寺很耐心的劝它,正想把垃圾扔到猫够不到的地方,手指却不由得停滞住。
猫的前爪摆弄着的皱巴巴的纸片,似乎有点眼熟——再看纸片上熟悉的可恶字体,不是眼熟而是冤家路窄。
“你这家伙再玩这个的话,绝对会变成番茄老头!”
狱寺恐吓着黑猫,把纸从猫爪里夺了过来。
他把字条展开又细细的看了一遍。猫撒娇似的轻轻咬着他的手指不松开。
“粉酱在冷冻室里”“储藏柜里有意大利面”“锅放在火上之前要先加水进去”“不能烧了厨房”。
怕把他做的意粉酱吃完于是每天都吃炒面面包。怕把厨房炸掉于是厨房几乎每天都是上锁的状态。他的笔迹一直没舍得摘掉在冰箱上一直挂了三十天。
狱寺喜欢他潦草的日本字,炫耀似的很土的用大量的汉字也喜欢,从六岁开始。
那个男人来给他看病,那时他还很年轻,不过穿着跟现在是一个德行。白色长外套里面松垮的挂着着灰条纹领带,黑色衬衣马马虎虎的系到第三颗扣子。大大咧咧的摸着他的头说“小鬼等你病好了把你妈妈介绍给我哦”然后被他狠狠咬了一口。
就是这样的人。每天做他钢琴演奏的唯一听众,然而永远记不住他所弹的曲目名称。他哭的时候皱着眉头用手帕给他揩鼻涕眼泪,带他去买冰激凌。还教他叠纸飞机和写有趣的日本字。
“如果将来到了日本这个国家,会非常有用的。你小子要好好的永远感激我哦!”
于是狱寺每天都在学习更多的汉字,强咽下去他做的不好吃的意面,从来不哭,不让厨房着火。
没有做错事。虽然经常想反抗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听话。
可是你为什么不回来了呢。
为什么。
黑猫喵的一声跳开跑远了。
狱寺慢慢的站起来,空气里蕴含着大风之前纹丝不动的宁静与不断膨胀的雨的气息。
下意识的想回去了。
在返回的路上,抽出一根烟点燃,狠狠的用尽全力吸一口,扔掉,重新点燃一支。
循环以往,灰色的公寓渐渐就在眼前。
黑暗中一个模糊的黑影蜷缩在公寓门口,像是宿醉的流浪汉。
狱寺懒得理会,绕开那人准备在进去之前吸完最后一根烟。
“狱寺?”
黑影蠕动了一下,被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打火机盖弹开的声音惊醒。
浅淡的橘色火光中,狱寺看见八点钟电视台里直播的棒球笨蛋的脸,保持抱膝蜷坐的姿势在越来越浓烈的冷空气里,冲他迷迷糊糊的傻笑。

留言

No title

我來夸獎你(抱)
真勤奮啊~~【望塵莫及的某人抬頭望】我糾結了兩天(不算之前的構思)才糾結出兩千字不到,真是失敗到極點了
不過好想寫露中H(捂臉),好糾結啊啊啊啊啊
====================
回到正題,沫醬你難道是愛他就要虐他那種類型麼……
看到棒球君蹲在門口等忠犬君回來的時候我都覺得有些可憐啊。
前面還有精神EG,後面就是真的進入狀態,心理描寫著重呢。

No title

哦哦露中H!!一定要写啊我想看XDD
说起来从来没有见过耀攻的文呢,图倒是看过不少……我的梦想就是耀君成为全世界腹黑总攻,库腐腐~
其实我写同人一直都是走欢乐EG路线的,基本上都很甜(我们还组了一个山狱同人组叫“糖”=v=)
这回下定决心要虐真的是不容易啊……我好像是第一次写虐文啊啊……是说有朋友说你怎么能同时萌相矛盾的CP啊,于是我就纠结了……不过真的要选一个的话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取舍,感觉谁都对儿子不是一般的好,各自有各自的萌点TAT
于是就生出了这篇虐文(说实话我写的很开心
下面还有更沉重的……不过我很喜欢一边悲伤一边EG的黑色幽默……(果然人格分裂不是一般的轻OTZ

No title

(抱)我也是支撐耀君總攻的嗷嗷嗷嗷!!!
不過經常被我們家某人説“你指望一個天然呆總攻個啥啊”(捂臉),結果氣到我把QQ簽名給改了(毆)
嗯,我能理解你這種互相矛盾的心情的!
不過這種情況下我糾結下糾結下就會得出“算了,3P好了”(何?)的結論,所以都是丟到一邊不想,各萌各的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