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的只是一个冷笑话

半夜被热醒,浑身冒汗。
难道是这几天甜食或者牛肉吃太多了吗?
我推推在旁边睡的好友。
喂,你热不热啊。
啊?不热……
你真的不热吗?
恩。
为什么我这么热啊混蛋。
心静自然凉……
凉你妹啊!
我只好努力尝试让自己心静下来,忍受着黏糊糊的闷热咬着牙闭紧眼,心里默默的数着一块吉百利巧克力两块吉百利巧克力三块吉百利……
啊啊就是睡不着!难受死了!最重要的是为啥旁边那家伙好像睡得很香的样子?这家伙完全不理解我的痛苦!我现在啊,可是比打最终BOSS打到最后只剩一丝血被团灭然后发现自己从之前的小BOSS之前的杂鱼BOSS开始就没存档还要难受!比外卖鱼香肉丝盖饭里没有黑木耳还难受!比听曾哥唱歌还难受!
喂。醒醒啊!醒醒——!
我一骨碌坐起来,开始大力摇撼还在睡觉的好友。
我好热。你说我是冲个澡好呢?还是出去跑一圈好啊?
没有反应。
啊啊气死我了。我抓着头发像个打了鸡血的白痴一样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最后跑到客厅蹲到冰箱前面,从冷冻室里抓出一盒硬邦邦的冻豆腐直接贴到脑门上,最后在绝望中还把冰格里冻的冰块吃了好几个。
人在睡不着的时候,不是通常都会一遍遍的诅咒那些此刻正在安稳的睡觉的人吗?
特别是就在眼前的,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诅咒了,嘴角还流出一丝口水的笨蛋……
三天后。
当好友身上背着好像要去喜马拉雅野营的二十公斤重背包,拿着早就买好的火车票,艰难蜗行辗转四十分钟的步行与公车,走进通往火车站的地铁一号线,吃力的把包放下来过安检然后在使出最后的力气让自己把包背起来(差点被包坠的直接四脚朝天)时,她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手机上的时间,不知为何微妙的比车站的标准时间早了一天左右的样子……
事情的真相其实是,修改她的手机时间的人不是我啦,是冰箱里的松阪牛肉。(喂

有空把这玩意扩到5K字左右写成恐怖小说吧。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