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起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景:被擦肩而过的人大声叫名字,我则愉快自然的给予回应;事后身边的人问我“是谁”时,我却摇头道“不知道”。
只是打一下招呼就走还好;更有甚者会停下来嘘寒问暖扯东扯西,我只能茫然的盯着对方的脸,拼命而无济于事的从只有一杯水深的记忆里掏啊掏……
毕竟都很高兴地跟人家打了招呼了,这时候总不好再说“对不起你是谁”,只好傻乎乎的笑着支吾过去。
从小在我的口头禅排行榜坐第一把交椅的,就是“忘记了”——其使用频繁度远远高于第二名“我不知道”。
讨厌被命令,除了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之外,其他一切都漠不关心。
小学时忘记了写作业在家看动画。中学时忘记学校的新年联欢跑去放映厅看电影。考大学的时候忘记了开考时间的结果是从三米多高的铁门翻到考场。然后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常因为忘记门禁时间而爬了不知几十遍宿舍院大门。(托这个的福,一次跳高课都没上过的我,测试成绩居然是全班第二。
AHO提起我们以前的事时,我总会一脸惊讶的说“啊我那时还这么干了啊”。当然我不是故意对自己当年欺压驱使她给我买棒棒糖洗脏衣服之类的罪行装傻,而是真的完全想不起来了。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曾经跟同院的一位地理老师做了朋友,那时我闯了祸之后总会去找他。然后等我升上中学,他正巧要教我地理。那天他在班里后门看到我就问“你还记得我吗”,我很干脆的说“不记得”随即把视线又转回书上。后来我妈回家以后就教训我说你不认识人家了吗?你当初把小朋友的鞋扔到房顶上不还是找人家帮你捡的……这时我才想起来似乎是真有这么一回事。想起归想起,我仍然记不住季风环流、日界线和阿拉斯加的正午太阳高度,学地理学的完全是一败涂地的可叹境界。
虽然有时候也看看以前的照片,但总是伴随着“这位是谁那位也是”“这谁我吗”的疑惑。
就是这样没心没肺的一天天长成这样的我,某天一边打开柜子找衣服一边对旁边的死党说:
“我有件事要说。”
“你终于要去巴布新几内亚无人区探险了?”
“不是,我要去北京了。”
从昆明到北京的非特快,要跑跑停停三千二百四十四公里,红土变成黄土高山变成平原温暖变成寒冷,我在火车上醒来的那天早晨,从床铺上爬起来掀开窗帘看见满园满野的白雪。
铁路无限交织又错开,我想起昆明郊区的米轨小铁路。想起离开那天早晨,城际小火车鸣笛缓缓穿过市区,喧闹的街道一切都停顿下来。我坐在去火车站的出租车上,铁轨黑白相间的横栏之外,最后一次从容的看昆明明净的天空。
“要去北京了。”
要传达这个决定,似乎比我下这个决定要困难很多。

继续阅读 »

who

米花娘

Author:米花娘
<內有腐物 不喜绕行>
居住地:二次元与三次元夹缝
属性:LOVE&PEACE!
嗜好:芒果慕斯POCKY棒
爱的原动力:
[加❤的仍在持续中…]
市瀨秀和/吉野裕行
家教-夏狱/瓜狱
OO-HA ONLY
大振-滨泉/A3/和准
银魂-土山/万山/高桂
APH-亲子分
永生- LUCK LADD
无限-凶X天津
日和-太子X妹子
❤银英-米达麦亚X罗严塔尔
天体-桑雷德X班普
❤朱红-艾文X麦尔
❤TV-Benny
❤空轨-奥利维尔X穆拉

【CP全部可逆】

friends
where
正在加载
classify
HIT4059
photo
face
顔文字教室
你这孩子闹什么别扭啊喂OTZ
love



(`・ω・´)

红白机
搜尋犬
风过留痕
自由区域